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永报姐妹花记者体验代驾者的夜行生活

2016-11-8 09:22| 发布者: ruirui| 查看: 927| 评论: 1

摘要: 永康新闻客户端记者 程高赢当我们酒足饭饱思被窝时,有一群人才刚刚开始工作。寒风中、夜色里,他们坐在面包车里一边打盹一边等客人,他们开着别人的汽车,帮喝过酒的人回家。随着酒驾入刑政策的出台,代驾行业在我 ...

永康新闻客户端记者 程高赢

当我们酒足饭饱思被窝时,有一群人才刚刚开始工作。寒风中、夜色里,他们坐在面包车里一边打盹一边等客人,他们开着别人的汽车,帮喝过酒的人回家。

随着酒驾入刑政策的出台,代驾行业在我市蓬勃兴起。在紫微南路上的一家酒店前台上,贴满了大大小小20多家代驾公司的名片。网约车的日渐流行,更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代驾行业。

代驾司机究竟是一群怎样的人?这样的工作又是怎样的滋味?近日,永报姐妹花记者分别跟随三名代驾老司机,体验了一把他们的都市夜归路。


一晚工作9小时赚190元

白天,38岁的本地人杨明是五**某杯具礼品店的小老板;夜晚,他变成开着别人的车送客户回家的全职代驾司机。

代驾司机通常在下午5点就得随时待命,等待公司分派任务。5日下午4点,杨明在店里匆匆吃完晚饭后就往代驾公司的办公室赶。“上岗前要换上统一的工作服(衬衫),还要挂吊牌,带证件,一样不能少。”杨明说。

晚6时47分,杨明接到当天的第一个单子,把客人从康廷大酒店送到汽车西站。通过电话确定时间、地址后,杨明开着公司的面包车赶到酒店。看到客人迟迟没有下来,他在路边发起了代驾的名片。“即使客人迟到了也不能催,现在正是送客的时候,如果打电话去催,会让客户很反感。”杨明说。

7时20分,一名穿着西装的成年男子来到面包车旁敲了敲门。“我的车在地下车库,你帮我开上来,我在正门等你。”客户刚吩咐完,杨明立马拉着记者赶紧往车库赶。杨明告诉客户,记者是他新带的徒弟,能否一起上车,客户点头同意之后,杨明请客户坐在后座,启动了车子。

见客人还没喝醉,杨明便和他聊了起来。我们得知这名客户是做防盗门的,三人又对家装探讨起来。临下车前,这名客户显得意犹未尽:“下次来我店里买门,我给你们打个五折。”杨明连声感谢。

随后,杨明请在附近的同事带我们回康廷,接下来就在车上等下一单。杨明后来告诉记者,半小时后他才接到第二单,从五**到长城工业区。最后一单是从步行街到古山,等杨明回到家已经是次日凌晨2点。

算下来,杨明当天工作了9个小时,赚到了330元,刨去交给公司的“信息费”、交通费、夜宵费,净落190多元。“这已经算多了,少的时候一晚上只能挣100元。”杨明高兴地说。

网络代驾接单自由但考核较严

相对于代驾公司的协商收费(按次),网络代驾按照代驾公里数收费,价格更为亲民。比如某代驾软件10公里内起步价36元,超过10公里后,每5公里加收20元。收费方式可收现金,也接受支付宝,微信支付。

比起白天的“西装革履”,29岁的湖南人邵杰更喜欢晚上的“蓝领身份”。“白天我在五金科技园的一家公司当职员,晚上有空时兼职做下代驾。”邵杰说,他之所以选择网络代驾是因为工作自由度高,“想代驾时把状态调为‘上班’,没时间时调成‘下班’就好了。”

5日晚,记者跟随邵杰雄进行了体验。晚7点40分,看到手机客户端上没有人下单,穿着代驾服的邵杰有些着急了。“你看巴黎商街周边有两个代驾,竞争太激烈了。我们到步行街那些KTV旁碰碰运气。”他指着手机屏幕说。

晚8时15分,邵杰的手机接到一笔单子:从佳乐迪到横沿。邵杰带记者按约定时间来到解放街,客人的朋友直接请邵杰上车,把客人送到横沿会有人接应。

邵杰请记者一起坐在前排,刚一进车我们就闻到浓烈的酒味,后排座位上一位醉酒的女客户正呼呼大睡。邵杰和记者相视一笑:“这样的情况很常见,平时遇到喝醉的客人,路上是没人跟你聊天。”

在和邵杰的谈话中,记者得知当一名网约代驾司机可不简单。首先司机驾龄要在5年以上,然后才能向第三方平台申请报名,如实提交个人信息。然后参加统一的学习培训,通过在线理论考试。最后还有线下的面试以及路面考核。整个过程跟考驾照相比不遑多让。

晚8时50分,邵杰将客户送到横沿,面临一个问题:怎么回去取车?“经常会接到乡下的单子,没办法,想回去只能等‘车’了。”邵杰所说的“车”是指晚上送客到乡下然后回城的出租车,如果能搭上顺路回城的出租车,两人的车费只要20元。

寒风中,邵杰和记者在东永一线横沿路口等了22分钟,终于拦到一辆出租车顺利回城。此单邵杰账面收入56元,除去两人回城的车费和平台信息费,他的净收入约30元。

有人花800元让司机转永康城

44岁的薛东凯是邵杰推荐的我市代驾微信群中比较传奇的一位兼职代驾司机,记者联系上他时,他正在西站附近的某会所门口等活。

“高档会所的代驾活多,门口的保安是我哥们儿,经常推荐客人给我。”锃亮的大背头,干净的衬衫,薛东凯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沉稳。

说起代驾经历,薛东凯打开了话匣子。“有一次,我在这里开着客人的玛莎利蒂把客人拉到高川花园,到了家门口她就是不愿意下车,反倒要求我‘只管继续开,市区内随便跑’。”薛东凯回忆,当天晚上他从9点开始一直在市区转圈,转到次日凌晨2点客人也没说停。薛东凯后来忍不住问了原因,客人解释说”就是睡不着,不想回家又不知道去哪。好在最后这位“任性”的客户给了薛东凯800多元代驾费,抵他平时好几天挣的。

薛东凯过硬的技术和讨巧的性格,给他拉了不少“回头客”,有些甚至变成了朋友。有时“回头客”会直接打他的电话,让他去买一些生活物品送到家里,按代驾标准付费。据他透露,如果饭店、酒吧、会所的几轮高峰兼顾,腿脚勤跑得快,那一个月收入近万没问题。如果只是兼职,一般也就两三千块钱。

“一辆车里就是一个小社会,你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薛东凯眯着眼睛说,“正是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带给我各种各样的故事,让我更深刻地了解社会。而这些人和事,是我生活里最好的调味剂。”薛东凯还没说完,一位穿着时尚的“熟客”来打招呼。

“我不跟你说啦,这位客人不喜欢有陌生人坐边上,下一单再带你。”薛东凯向记者解释完客户的性格,一踩油门,消失在夜色中。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绵羊 2016-11-13 16:05
顶顶顶!

查看全部评论(1)

手机版|小黑屋|永康生活网  

GMT+8, 2017-1-23 12:20 , Processed in 0.122453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